打印页面

首页 >> 文学 >> 随笔诗文 > 正文

关于奶茶

奶茶应该是在我们年月里行走了很久的记忆吧。

第一次喝奶茶是在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,下了兴趣班以后母亲来接我,去十字路口边一家刚开张的店,店名就是“奶茶店”,可能是新事物,不知道还叫什么吧;现在想来还挺有趣的。

做奶茶的是一个染了酒红色卷了大波浪头发的女孩,趴在临近街道的吧台上看《故事会》。母亲问我喝什么。价目表上有各种口味的奶茶,草莓,哈密瓜,原味;我犹豫了一下选了香芋奶茶,因为那时候不知道香芋是什么,虽然后来也着实喜欢上了这个味道。

我踮着脚跟随女孩的身影。

加了两勺乳白色的椰果,从一排花花绿绿规格相同的材料盒里找到了贴有“香芋”的标签;掀起盖子,用另一根细长银勺,将淡紫色的粉末勾进透明杯子里,厚厚地覆盖在椰果上。店铺的灯光是暖红色,配着杯里的紫色白色显得有一点******。放到饮水机下面接入一点凉水搅动;女孩回头问我喝热的还是凉的,我说喝热的。又挪到红色的开关下,一边加水一边搅拌。

做好了。女孩甩了甩勺子,又觉得这样显得不太卫生,把勺子放到活水下冲干净,插进筷笼。奶茶杯被卡进包装机器,女孩用力扳过手柄,“咔嚓”一声;拿出来,上下晃动着。“现在打开喝吗?”我点头,微胖的手拿过一根粗吸管,插穿刚打上去的奶茶盖,递到我手里。

就是刚才那些陌生的粉末和液体混合在一起,淡紫色,甜甜的,有一点腻,但无法拒绝和抵抗。

那时候我觉得,母亲是个时尚的女人,让我体验了周围伙伴们没有品尝过的奶茶的美妙。

我开始喜欢那条路上的那家奶茶店,喜欢母亲来接我,趁她逛服饰店就可以自己跑去要一杯奶茶,三块钱就可以甜蜜地打磨掉周末的时光。

看电视时会有奶茶的广告,周杰伦坐在台阶上对曾恺玹说:“你就是我的优乐美啊。”冬日里看到这一幕,觉得温暖。那时开始流行喝奶茶,送奶茶;自己冲泡奶茶,那种纸杯里配有不同口味的奶茶粉,还有小包装的椰果或者红豆。奶茶渐渐有了特殊的寓意:青春,情感,不仅仅是时尚。

没了兴趣班以后就很少去那条路了,而路边的奶茶店也越来越多。初中学校在山脚下,回家的路是一条漫长的下坡,沿路开了四五家奶茶店,放学路上会驻足,买一杯奶茶甜甜嘴巴;店里还有留言墙,在便利贴上写好就撕了贴上去,大多数是匿名的表白或者恶搞,但也容易从字迹或者语气看出是谁写的,就会出现各种八卦。店里的阿姨不算年轻,但挺有趣,至少不会责怪学生们不务正业,反而与我们一起很开心地聊天;什么都聊,电视剧,综艺,甚至学校里年轻老师的恋情。

体育考试结束后是初中的最后一次放学,经过那些小店,想着必须要买杯奶茶喝,和大叔和阿姨说一声,我们毕业了。可笑的是去了高中的我们周末偶尔还会跑回来,要一杯果啤,或者传统的珍珠奶茶;猛吸一口,开心地嚼着黑色的珍珠。

奶茶一直在和我们行走,从最初的童稚到后来的成熟。

可能是找对了商机,奶茶店基本布在电影院、购物中心以及学校的周边,靠近年轻人的活动聚集地,生意的确火爆。每家店口味倾向都有所不同,以茶为主或者以奶为主,有的则以果汁为主,也有各种口味的双皮奶和烧仙草,配上好吃的椰果红豆爆爆蛋;还另卖一些小零食,炸鸡、薯条之类的。

曾有段时间大堆的新闻报道与奶茶的危害有关,有的说奶茶喝多了影响生育,还有说黑色珍珠会致癌;但是奶茶店的经营似乎丝毫没有受到影响。年轻人的想法大多一样,趁着年轻,要么冒险,要么叛逆,总之无法拒绝新事物与片刻的享受;有些人小心翼翼了一辈子,到头来却难逃低概率的绝症,有的人一生放纵,依然快乐无恙。

生活可能就像一杯奶茶,不爽快地一口气喝下,等到冷了就没有暖心的香甜感觉了。毕竟等到年老体弱的某一天,即便重拾了勇气,也没了那个气力。但是青春正好的时候,一切都是值得尝试的,值得去体验一番,或许是与年龄不符的爱情,是与阅历无关的多情。

经历了烹茶、过滤、拌鲜奶、加料,包装好了被捧进你手里的一杯奶茶,不仅仅是自然春秋大梦一场的浓缩,更是陪伴你行走一路风尘的最好的回忆吧。

真好。


文章来源:/wx/swsb/2018-12-19/35062.html